中国产业经济网 中国产业经济网

贵州遵义存数百万平“黑楼房”:开发商都有门路

2014/06/10 点击:

  摘要:遵义地下黑楼市调查5月下旬以来,遵义阴雨连绵。5月24日下午,位于遵义市汇川区高桥镇鱼芽村的一条小巷深处,张富贵(化名)骑着一辆叮当作响的三轮车在泥泞中颠簸前行,褐色的泥水溅起老高张富贵,4

   遵义“地下黑楼市”调查

   5月下旬以来,遵义阴雨连绵。

   5月24日下午,位于遵义市汇川区高桥镇鱼芽村的一条小巷深处,张富贵(化名)骑着一辆叮当作响的三轮车在泥泞中颠簸前行,褐色的泥水溅起老高……

   张富贵,48岁,老家在遵义市凤冈县的一个高山寨子。2012年夏天,家乡大旱,颗粒无收,他带着老婆孩子投奔亲戚来到遵义。目前,他们夫妻俩和儿子都在遵义打工,女儿在遵义上学。因为买不起城里的正规商品房,张富贵倾其所有,又向亲戚借了些钱,花11万元买下了一个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两居室。“我也知道这房子属于非法建筑,但是便宜啊,没有产权证也不怕,如果政府要拆,一样会有补偿的。”张富贵说。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到,近10年来,越来越多的到遵义讨生活的“张富贵”们,把目光投向了当地的“地下黑楼市”。

   几百万平米“黑楼房”:畅销的“脏乱差”

   所谓“地下黑楼市”,是指居住在城乡接合部的一些村民,利用自己的自留地、宅基地与建筑商合作建住宅楼(下称“黑楼房”),低的七八层,高的十几层,这些楼房没有任何合法手续,更谈不上规划、工程验收和物业管理。由于是“黑楼房”,售价要比正规商品房便宜一半,甚至60%,吸引了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销售异常红火。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仅遵义市红花岗区长征镇坪丰村干劲村民小组,本地人口800多,而外来务工人员高达15000人,后者都有刚性住房需求,大部分成为“黑楼房”的买家。

   2012年,遵义市人大和政协曾组成联合调查组,对当地的“黑楼房”现象进行摸底排查。《中国经济周刊》从联合调查组获得的调查报告显示:在遵义市红花岗区、汇川区和新蒲新区三个城区,“黑楼房”面积超过230万平方米。而遵义市房产部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遵义市房地产销售面积为358万平方米。“‘地下黑楼市’,或者叫‘地下黑房开(指黑房建筑开发商)’的严重程度,从这两组数据就可见一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官员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感慨道。

   今年5月24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来到遵义市高新快线(高速公路)高桥镇段,看到公路两旁,大片随意建设的简易住宅楼显得极为扎眼。

   这些“黑楼房”的外墙均为水泥墙面,各种电线、水管蜘蛛网一样爬满墙体,楼与楼之间狭小的空间里,垃圾遍地、脏水横流,卫生条件极差。与附近正规的商品房相比,“黑楼房”的脏乱差十分醒目。

   在高桥镇鱼芽村,记者近距离观察这些“黑楼房”,眼前的景象让人震惊。所有的楼道都没有安装单元门,没有电梯,楼道里的窗户连窗框都没有,更谈不上安装玻璃;“黑楼房”的外墙上,一个小型水泵连接着数根水管,沿外墙蛇一样爬行,最终钻进各家的窗户。几乎每家住户的房门周边,密密麻麻的小广告连接起来,犹如别致的装饰画。由于没有正规的水电设施,每隔两三个楼层,都有十几个样式各异、大小不一的电表被随意钉在楼道里,杂乱的电线,一头连着电表,一头蜿蜒伸进各家房门。

   几个坐在小商店门前聊天的中年妇女告诉记者,这里的用电情况分两种。

   一种是每栋楼有一个总电表,然后各家从总电表接电线,再安装一个分电表,每月电费由“楼主”收缴;“楼主”就是盖楼的当地村民,他家的电表功率大。“电费一般会比政府价格贵一点,算是给楼主的辛苦费。”一位女士说,“还有一种情况是,楼主在盖楼的时候,就和供电部门说好了,给楼房输送电源,电费按照阶梯电价核收。”据记者了解,2008年后,随着政府对“黑楼房”打击力度的不断加强,水电部门的管理日趋严格,后一种情况已经杜绝。

   随后,记者走访了遵义市汇川区高桥镇高桥村、泥桥村、新舟村、干田村,董公寺镇沿红村,红花岗区巷口镇沙坪村、长征镇坪丰村干劲组等地,以上区域,“黑楼房”随处可见,且缺乏整体规划意识,楼型、楼层各不相同,楼间距更是狭小异常,有的地方,两栋楼之间的距离不足一米,别说车辆,就是两个人相遇都得侧身经过,如果发生火灾,后果难以想象。

凡本网注明“中国产业经济网”的所有作品,媒体转载请注明。

凡注明为其他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中国产业经济网赞同其观点及对其真实性负责。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4-2016 中国产业经济网 版权所有  ICP备13042733号

网站介绍 诚聘英才 隐私条款 法律声明 联系方式 网站地图网站投稿手机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