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经济网 中国产业经济网

低油价世界的7个猜想:希拉里上位 美国重回中东

2014/12/24 作者: 来源:

  摘要:在跌穿了100美元/桶、80美元/桶和60美元/桶这三个重要的“心理关口”后,市场人士预计国际油价会下跌到30美元/桶。

  在跌穿了100美元/桶、80美元/桶和60美元/桶这三个重要的“心理关口”后,市场人士预计国际油价会下跌到30美元/桶。

  RealVisionTelevision的创始人、前全球宏观基金经理拉乌尔·帕尔早在OPEC部长级会议召开前就称,如果美元汇率出现反弹,国际油价可能跌至30美元/桶。

  全球最大的原油与天然气独立生产商之一、加拿大公司CanadianNaturalResource董事长MurrayEdwards也称,“油价可能剧跌至30美元/桶或40美元/桶。2008年,国际油价就在很短时间内跌到35美元/桶。”Murray又补充说。

  那么,一旦国际油价真的跌到30美元/桶,世界又会变成什么样?也许,五星红旗插遍全球各大重要油田,也许是中东国家和俄罗斯痛苦的转型,也许是美国带着甜蜜中的一丝苦涩。

  为此,《国际金融报》记者在采访了全球十多位专家、机构后,得出了“七大猜想”,就是力图在大涨和大跌之间,描绘出新一轮国际关系格局、地缘政治变化、经济体制衡的大致图景。

  猜想一:希拉里上位

  低油价与女总统之间,看似很远,但其间的逻辑联系并不难推测。低油价的最终受益者是中产阶级人群,民主党的传统票仓就出自于此

  为什么原油30美元一桶后,希拉里·克林顿反而有机会了呢?

  首先要找到真正的敏感人群。彻底的穷人与真正的富人对低油价都不敏感。中产阶级又工作,又交税,收支都紧张,他们才是对低油价最敏感的人群。

  史密斯·张,来自一个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在美国波特兰一所大学攻读经济学。12月15日,史密斯·张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最近我和我的邻居们一直都在讨论油价走势的话题:国际油价会不会下跌到30美元/桶?”

  他告诉记者,在他家附近的一个加油站,去年一加仑最少也要4美元,现在只要2.5美元,有的加油站可能更低。

  一番讨论后,史密斯·张和他的邻居们的结论是,“不管跌多少,反正是大好事。至少出行成本降低了很多。”

  类似史密斯·张这样的家庭,才是民主党与共和党真正角逐的票仓。根据美国对中产阶级的一般划分,年收入在3万至10万美元的人群属于中产阶级。按照这个标准,美国的中产阶级家庭占人口总数的比例约为80.17%。

  这些家庭多有自己的住房,但已完全付清按揭的很少。他们当中的很多人还要为退休后能否过上体面的生活而精打细算。其中刚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则要想办法偿还数额不小的大学期间贷款。

  史密斯·张只看到了出行成本节省,其实还小看了低油价的经济威力。据高盛分析,“油价下跌到现在,相当于美国人减税1000亿至1250亿美元。2013年,美国人在汽油上的花费为3700亿美元。”

  在低油价的选举环境里,民主党和共和党的选举政策可能截然相反,比如燃油税。早在2008年,在与奥巴马争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时,希拉里就已经支持暂停燃油税。

  现在油价下跌,暂停燃油税已经不现实,但上调燃油税呢?对共和党,这可能是一个选择,毕竟已经稳操胜券的共和党也要考虑到上台后的财政悬崖。如此一来,希拉里肯定会重拾当初的选举承诺,这至少能讨好大多数中产阶级。

  此外,在维持低油价政策方面,民主党与共和党政策也相反。民主党反对共和党的石油储备计划,而是倾向放开石油市场,同时开发其他替代能源。比如早期克里与布什竞选总统时,就提出了类似政策。奥巴马时期的页岩气也是这种思维的产物。

  很明显,民主党的政策更有利于低油价在未来的延续。这一点,希拉里不可能不抓住。总之,国际油价维持低价,民主党派就可能集中多数中产阶级的力量,对2016年大选的形势形成逆转,诞生美国历史上首位女总统。

  猜想二:美国重回中东

  有一点,可能美国自己也想不到,低油价时代,美国将更依赖中东,尤其是30美元一桶原油的世界,美国的“重返亚洲”可能被彻底抛弃

  美国上下都很欢迎30美元一桶油的世界。“电视上政客们和经济学家的观点同样是,低油价对美国的影响还是偏向正面的。”史密斯·张对《国际金融报》记者介绍。

  原因很简单,油价越低,经济复苏越强劲。“一旦继续下跌,甚至到30美元/桶,将是促进美国经济进一步复苏的动力。同时,低油价还能让美联储维持目前的低利率水平,这能降低的贷款成本。”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揭示了低油价情况下美国另一个层面的影响,“总体看,美国绝对是本轮国际油价周期中获利最多的国家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奥巴马第二个任期开始,就一直在强调制造业回归美国,这其中,一个重要前提就是保证低油价。2012年,面对110美元/桶的国际油价,以美国为核心的国际能源署(IEA)曾大量释放战略油储,以打压高企的油价。

  一位全球性化工的董事会成员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称,制造业回归美国及维持低油价的好处在于,将让美国重新成为全球的化工中心及制造业中心,“一方面,这能解决美国一直头疼的就业问题;另一方面,将给美国经济本身带来实惠”。

  “短期而言,我们看到了一个越来越强劲增长的美国经济,更低的能源价格将会对消费需求及消费者信心有促进。”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上周四在参加一个公开的研讨会时也称,更低的原油价格对美国经济而言“是毫无疑问的利好”。

  但他们似乎忘记了页岩气。油价下跌,对能源产业链而言,不都是好消息。

  一般而言,上游的勘探和开采企业会承压低油价,降低企业的利润,影响开采石油的积极性。据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标准普尔发布的研究报告,一旦纽约原油期货价格(下称“纽油”)价格维持在75美元/桶下方,美国页岩气钻井可能减少。这意味着,一旦30美元/桶的国际油价到来,页岩气开采早就停止了,因为企业此时连利润都谈不上了。

  实际上,美国页岩气开采活动已经出现减缓的迹象。路透社员萨沙透露的数据是,仅今年10月美国颁发的开采许可证就减少了15%。

  页岩气产量的快速提升,本就被认为是本轮国际油价走低的推手。更重要的是,一旦美国页岩气开采停滞,美国又将去哪儿寻找新的廉价能源?

  那么,为了维持低油价水平和低利率,更为了维持本国的能源供应,美国可能不得不从开采成本低廉的中东再次加大进口力度。但在30美元/桶的国际油价前提下,以沙特为首的中东国家会答应美国的请求吗?

  大量进口,价格肯定会再次上涨;减少进口,国内原油供应不上。中东重新重要起来,至少暂时而言,美国不会允许一个集体减产的行动联盟存在。也许一个全新的中东政策已经布局了。

  猜想三:OPEC名存实亡

  在长期低油价世界,OPEC或将名存实亡。原因之一是定价权丧失,此后的国际油价将在中东石油、美国页岩气、加拿大油砂的交互中产生。原因之二是中东在油价时代,必须走多样化投资之路,石油权力将下降

  OPEC的影响力来自强有力的石油定价权。30美元/桶的国际油价,在过去,就是中东的“核武器”。在这个价位,作为全球开采成本最低的地区之一,中东地区最大的产油国沙特等,仍会保持巨额盈利。

  先降价,后涨价,这个“核武器”过去无往不利。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为了打击以色列及其支持者,以沙特为首的阿拉伯国家于当年12月收回石油标价权,并将积陈原油价格提升两倍多。这引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最严重的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危机。

  但同样的故事,今天的结尾却大不相同。普氏能源资讯中国区编辑部总监SebastianLewis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低油价的输家几乎肯定“将是石油出口国”,尤其是严重依赖石油收入来平衡预算的国家。这其中当然包括中东地区。

  为什么会如此?“由于世界其他地区,尤其是北美产量的增加,OPEC的重要性已大不如前。”Sebastian说,“在新的世界石油秩序中,起到平衡作用的石油不再来自沙特阿拉伯,是来自美国的页岩油和加拿大的油砂。”

  OPEC目前维持低油价的动力之一,就是要打垮美国的页岩油和加拿大的油砂,至少沙特现在还在坚持。Petromatrix的咨询师OlivierJakob称,“我们将结果解读为:沙特说服其他成员国接受了这样的观点,即要想国际油价在未来数年持稳在80美元/桶之上,短期需要继续走低。换句话说,国际油价短期走低,以迫使美国页岩油项目开发放缓是符合OPEC成员国的利益的。”

  其实,这一“对赌”本身就是陷阱。OPEC即使对赌成功了,最后的石油价格也中东石油、美国页岩气、加拿大油砂交互中产生结果,从OPEC“对赌”开始,已经证明了中东地区对石油定价权的影响正在缩减。

  当然,中东也并非举手投降。当30美元/桶的国际油价真的来临时,却可能是中东国家转型的重要契机。“没有石油资源作支撑,财政就没有办法正常运行。这些中东的产油国,肯定都要想办法。”林伯强认为。

  花旗银行12月初的一份新报告强调,油价下跌可能给中东“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花旗银行称,油价大幅下跌可能激励中东国家减少经济对石油的依赖,并通过投资非石油部门多元化各自的经济体。

  花旗银行认为,石油收入为中东石油出口国政府支出的主要来源,因此原油市场猛烈的抛售将促使出口国削减政府支出增长,从2010年-2014年的13%历史高点降至2015年-2018年的5%。

  “在可预见的未来,石油收入压力将限制中东政府支出增长,打破石油收入和经济增长之间的联系将成为中东经济政策的首项议程。”花旗中东首席经济学家FaroukSoussa说。

  花旗还称,另一大“意外好处”在于,国际油价下滑使得国际斡旋六国和伊朗在2015年6月最后期限前达成核协议的可能性加大。

  “预计伊朗明年收入将下降近1/4,继续施压伊朗本已受制裁打击的脆弱经济,可能给伊朗总统鲁哈尼和他的团队提供进一步的谈判空间,同时让反对伊朗与美国签署核协议的强硬派的影响减弱。”Soussa称。

  猜想四:卢布大溃败

  当30美元/桶的国际油价出现时,“负增长”这个词已不太适用于俄罗斯经济。“更贴切的表述是‘崩溃’。”一位中俄边贸商人如此猜想

  “转型”,这个为中东国家陌生的词汇,同样出现在了俄罗斯媒体和经济学家的面前。有分析认为,油价下跌和欧美经济制裁使俄罗斯经济承受重压,但危机也是改变的动力与契机,“俄罗斯若能从低油价中涅槃,将会踏上新的经济发展道路”。

  长期而言,俄罗斯经济改革也是迫在眉睫。卸掉高油价的保护罩,俄罗斯经济改革才有可能轻装上阵。在油价高涨时,发展新产业看上去并不是很合算,但现在可看作是一个重新调整产业结构的契机。

  事实上,“转型”是需要的。就今年第三季度的情况看,严重依赖石油和天然气出口的俄罗斯,增长乏力,出现了2009年以来的“最慢增速”。当时,俄罗斯财政部长西卢阿诺夫预言:如油价继续下跌,俄罗斯经济在明年将陷于停滞之中,如油价跌破60美元/桶,经济将会出现“负增长”。

  那么,当30美元/桶的国际油价出现时,“负增长”这个词已不太适用。“更贴切的表述是‘崩溃’。”常年在俄罗斯做皮革生意的江苏生意人老方12月18日晚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这不是我说的,是海参崴当地人对自己国家经济担忧发出的最直接词汇。”

  “崩溃”,早已出现在俄罗斯报端最重要的位置。“这些报纸主要说的是卢布。这几天,用人民币或美元买俄罗斯的商品,实际上更便宜了。”老方说。

  “俄罗斯的货币已面临压力,卢布自6月以来已大幅贬值。”Sebastian称,“由于投资者不再认为石油是一种价值储存手段及防备全球储备货币贬值的保值措施,加之石油按美元定价,所以低油价导致美元相对于其他货币升值。”

  值得注意的是,仅12月16日当天,卢布就贬值了13%,且投资者在加速逃离俄罗斯货币。“很难想象,油价继续下滑,卢布会出现怎样的变化,俄罗斯经济又会变成什么样。”林伯强说。

  现在,市场谈得最多的就是1998年俄罗斯的债务违约事件。一个可以比较的背景是,当时的国际油价同样处于低点,仅为10美元/桶,这重创了俄罗斯的经济支柱。

  《财富》杂志网站高级编辑GeoffreySmith预警称,“如果俄罗斯像当年那样爆发金融危机,遭殃的可不只是俄罗斯,不但俄罗斯政府的动向会更难以预测,国内通胀会升破10%、明年经济增长会下跌4.5%,卢布贬值缓和的机会渺茫,西方银行业也会受害。”

  “除非卢布急剧反弹,否则俄罗斯国内通胀还会超出俄央行预计的10%。”Geoffrey称,由于今年俄罗斯针对西方制裁决定禁止进口西方生产的食品,等于堵住了40%以上的低成本进口食物来源,加之通胀上升,食品价格与俄罗斯人可支配收入之比已高于30%,今后食品还会更贵。

  在Geoffrey看来,俄罗斯国内80%以上的存款都是卢布资产,“卢布大贬值意味着俄罗斯选民过去14年对卢布累积的信心都会土崩瓦解”。

  猜想五:中国当“白武士”

  中国在推动国际体系和全球治理改革,积极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等重大战略时,都需要俄罗斯的支持和配合。当前新兴经济体发展面临共同的挑战和机遇,在这种时候,救俄罗斯就是救我们自己

  卢布大崩溃了,谁来救普京?

  英国《金融时报》预言,低油价时代,普京政权再次面临“生死存亡的挑战”。最先下台的可能是普京最坚定的盟友、“小兄弟”伊戈尔·谢钦。作为全球最大能源企业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Rosneft,下称“俄石油”)的掌门人,不得不长期面临亏损的局面。

  林伯强对《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的数据是,俄罗斯原因开采的平均成本为35美元/桶。那么,当30美元/桶的国际油价出现时,俄石油受到的冲击显然会非常大,更可能还不起本已累累的债务。进一步说,谢钦能否为普京提供经济支撑,都可能存疑。

  外界的担忧是,经济影响政治,摆在俄罗斯面前的难题是,会不会像1998年叶利钦时代那样,从基里延科、普里马科夫、斯捷帕申,再到普京,频繁地更换总理?

  但普京似乎有愈挫愈勇之势。12月18日,尽管卢布最近1年来一贬再贬、通胀严重,但俄独立民意研究机构列瓦达中心的民调结果显示,普京的支持率自今年3月以来一路飙升,自10月创下历史新高的88%之后,11月的结果也高达85%,与年初相比累计上升了20%。

  事实上,普京12月18日在记者会上也在对外展示自己的自信和对俄罗斯经济的自信。关于油价暴跌,普京直言,“俄罗斯经济拥有乐观的基础,可以适应低油价,油价跌到40美元也没关系。”

  现在棘手的难题是:万一卢布在30美元/桶的国际油价下崩溃,且45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抵挡不住外界的做空潮,谁又会搭救俄罗斯?

  《金融时报》说,中国将成为拯救俄罗斯的“白武士”。中国的确有与俄罗斯合作的基础。外交学院教授、老外交官周尊南多次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中俄关系就全球范围看,都是大国关系中的典范。因此,可以预见的是,中国未来仍将加大与俄罗斯的合作,尤其是能源领域的合作。

  “从政治利益上来看,随着美国战略重心东移,实施重返亚洲的战略,中国与其他国家的海上领土争端不断,中国实际上在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领域存在不断增强的压力。虽然中国的国际政治利益并不取决于俄罗斯,但一个相对稳定而又与西方保持距离的俄罗斯,无疑将能在一定程度上牵制美国,从而有利于中国拓展外交空间。”《金融时报》认为。

  事实上,从经济利益上看,中国也会与俄罗斯保持良好的关系。仅就今年看,中俄两国间就达成了多项订单:东线天然气大单正式签约,西线天然气合作也摆上了议事日程。

  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李建民称,如从更广阔的视野和中国长期发展的大目标考虑,中俄在长期内相互支持将是一种基本格局,双方将发展双边关系作为两国外交的长期战略选择,彼此视对方为重要发展机遇和主要优先合作伙伴。

  “中国在推动国际体系和全球治理改革,积极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等重大战略时,都需要俄罗斯的支持和配合。当前新兴经济体发展面临共同的挑战和机遇,在这种时候,救俄罗斯就是救我们自己。”李建民说。

  猜想六:中国省了8千亿

  假如以30美元/桶的油价以为期一年来计算,比对2013年全年100美元/桶左右的进口价格,中国未来一年,省下的开支可能高达8000亿元以上

  “救与不救,都不会妨碍中国成为这轮油价下跌潮中的最大赢家。”林伯强说,直接的体现就是,中国仍是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之一,油价下跌,乃至跌离基本面,中国都能降低成本。

  中国海关12月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中国进口原油总量为2.7801亿吨。“去年,中国花费的原油进口开支为1.3万亿元。今年前11个月的总量与去年相差不多。以去年100美元/桶以上的价格计算,到今年年底,中国能省上几百亿元的原油支出。”林伯强说。

  假如以30美元/桶的油价以为期一年来计算,比对2013年全年100美元/桶左右的进口价格,中国未来一年,省下的开支可能高达8000亿元以上。

  “与美国类似,中国普通消费者的日常支出最终会减小。这其实还是富了老百姓。”林伯强认为。

  事实上,即使就目前的水平看,中国已在加快原油进口的步伐。路透社此前披露,中国的石油战略储备估计较已公布的官方计划高出一倍,且利用油价下滑的时机正“加强在全球油市的地位”。

  “年底前中国可能再买进2000万桶。理论上,未来几年可能储备逾3亿桶,达到90天的供应量。”EnergyAspects首席石油分析师AmritaSen对路透社称。

  “更不能忘记的是,在大宗商品市场,原油是最基础的品种。该品种下跌,其他商品,如铁矿石、铜、铝等资源的价格,亦会往下走。”林伯强说,“也就是说,中国整体的能源支出都会大为缩水。且这笔省下来的资金将用于其他诸如民生、改革等方面的开支,最终,又反哺整个经济。”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也称,原油熊市不失为一个“馅饼”。诸建芳称,油价下跌将带来中国产出缺口减少和部分成本下跌,预计原油价格下降20%到50%,将在未来一年提升中国GDP增速0.14到0.36个百分点;原油价格下降30%,将在未来一年提升中国GDP增速0.21个百分点。

  但野村证券近日称,如果原油持续熊市,中国会是“输家”。原因是,此举“会加剧通缩压力”,从而使得经济增长继续承压。

  截至发稿,高盛的最新报告说,鉴于原油价格急剧跌破60美元/桶,涉及近1万亿美元石油项目的支出面临风险。“取消这些开发项目会让全球今后10年的新增产量减少750万桶/日,相当于全球目前石油需求的8%。这就意味着现在的油价暴跌,带来的极可能是未来的油价暴涨。”高盛称。

  猜想七:中企掀收购狂潮

  低油价时,往往是中企海外行动,进行合作或并购之际。几乎可以预计,未来几个月内,肯定会有中企收购的消息传出

  对于中国能源企业而言,油价下跌同样是甜蜜的烦恼。“甜蜜”的是,油价下跌将使得中游板块的炼化成本降低,产品更具备竞争力;但“烦恼”的是,一旦30美元/桶的油价来临,上游板块开采和勘探的积极性会大为受挫。

  “这是一时的阵痛,殊不知,这同样是机会。”林伯强说,“低油价时,往往是中企海外行动,进行合作或并购之际。几乎可以预计,未来几个月内,肯定会有中企收购的消息传出。”

  “再者,长远看,短期的阵痛来换取资源的深度布局,这笔账怎么算都不会亏。”林伯强认为。

  《国际报》此前就报道过,一些潜在的收购对象已然浮现,比如,深受国际油价下跌之苦的俄罗斯能源企业。这也是林伯强认为的“最可能为中企收购的标的之一”。

  稍早前,俄通社报道称,俄政府宣布,将出售所持的该国最大石油生产商俄石油19.5%的股权。在11月上旬,俄石油还曾邀请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购买万科尔油田部分股份。位于俄东西伯利亚北部的巨型油田万科尔油田目前是俄石油旗下最大的油田之一。

凡本网注明“中国产业经济网”的所有作品,媒体转载请注明。

凡注明为其他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中国产业经济网赞同其观点及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14-2016 中国产业经济网 版权所有  ICP备13042733号

网站介绍 诚聘英才 隐私条款 法律声明 联系方式 网站地图网站投稿手机应用